• 网站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新闻
  • 体育新闻
  • 科技新闻
  • 旅游资讯
  • 病床上的高考领航者送完这波孩子,我再踏实歇歇炉石主播车祸

    发布时间: 2020-07-10 19:46首页:主页 > 社会新闻 > 阅读()
    2020年高考受疫情影响推迟了一个月进行,北京高三的学生和老师在最后一学期还经历了从网课到返校再到网课的周折。7月6日,距离2020年的高考还有最后一天,因为劳累过度摔倒,造成胸12椎体压缩性骨折的高三老师李靖敏,术后仍躺在病床上坚守着岗位,陪孩子们完成高考前的最后冲刺。这位老师叫李靖敏,今年59岁,是一名数学特级教师,目前正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实验学校中学部就职。她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我带过很多届高三了,平时很健康,从来没住过院,也没动过手术,但可能就是那几天累着了。这在我看来也是在普通不过的教学责任了,没想到会闹出这么大动静。”李老师说,6月初的时候,她每天都会给孩子们答疑解惑,通常很晚才睡,因为精神紧张,睡眠质量也不怎么好。“那天我睡醒起来,腿抽筋了,本来想下床蹬一下腿,但因为犯迷糊踩空了,一下子摔向床头,砸到了柜子。”这一摔,让她感觉胸口一阵剧痛,不敢呼吸,每吸一口气都能有种胸口被撕裂的感觉。于是家人马上将她送到了急救中心。到医院后,李老师被诊断为胸12椎体压缩性骨折,医生告诉她,要在床上静躺不动至少两三个月,全卧床。李靖敏听完马上询问医生,有没有更快的方法。“因为我是名高三老师,还要给学生上课啊。”医生听完李靖敏的话就笑了,调侃她都成这德行了,还管学生。“人家孩子要高考了,我带了他们三年,不能在这个关键时候撇下孩子们不管。”李靖敏说,医生当时就给了她第二种治疗方案,就是打“骨水泥”。“骨水泥”顾名思义,就是微创弄开一个口,把材料打到身体里边,好像水泥一样将骨头糊住,这样就撑起来了。但手术后她还是不能做大幅度运动,需要躺在床上静养,至多就是能够半躺着,能用用电脑和手机。同时,这一块填充物,可能再也取不出来了,会影响到她以后的生活。“行!就它了!”尽管对自己存在影响,但李靖敏受伤之后选择做手术尽快康复,用躺在床上讲网课的方式,给孩子在课余时间答疑解惑,还让家人买来了个“懒人神器”。北京的高三年级4月底回学校上课,而李靖敏在6月初月意外受伤,学校安排其他老师给李靖敏代课。半个月之后,6月中旬,北京再次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高三年级又重新回到线上教学。李靖敏提出,自己可以上网课。而这个决定让同事们都不觉得意外,“这就是李老师的风格。她受伤之后,这么快就能够再去把线上的课接下来,我们确实没想到。但是李老师就是这样,她之前因身体原因也请过假,都很快把课接回来了。”李靖敏老师的同事说,这个时候如果换了老师,新老师需要时间摸索每个孩子的学习进度,学生们也因为老师教学方式不同不适应,虽然可能老师们讲课答疑都没有什么问题,但这时候跟着他们高三一直奋战过的老师再重新接回来,对孩子来说是非常重要、非常关键的。平板电脑靠支架固定在病床上方,李靖敏后背顶着被子和靠垫,半躺在床上面对电脑屏幕,枕头边是一摞参考书和手写的教案,她举着手,半悬空地在触摸屏上书写、标记,成了李靖敏每天上课的常态,各自在家的学生也能同步看到。但是这个看似舒服的状态,对于李靖敏来说却不比常人,一节课坚持下来,她都会觉得脖子酸痛、胸口闷的发疼。“我下了课,就慢慢放下手,平躺下来,大气都不敢出,只能小口小口的呼气,缓一会儿。”李靖敏说,因为这块“骨水泥”,她明显感觉到身体里硬邦邦的,阻碍自己的活动,也明显能感觉到,每次上课后,都会影响自己身体的恢复。“毕竟这样会压迫受伤的部位,脖子也会酸疼……”李靖敏说,尽管自己课上的十分艰难,但她并没有将病情告诉学生们,直到有一天,因为班上交作业的人太少,她生气了,才忍不住教训了孩子们一顿,说出了实情,学生们这时才知道原来老师伤的这么重。“如果不是面临高考,李老师不会这么快、忍这么大的痛苦来给你们上课。你们知道不知道我是怎么上课的?我是为了你们,你们怎么就不能为了自己而拼搏一下呢?”李靖敏说,起初不愿意告诉孩子们自己的病情,是担心他们有压力,但是没想到说过这些话之后,孩子们明显自觉了。李靖敏认为,孩子们临近高考都有自己的复习节奏,也有的人做完作业之后对了答案不一定交。但她还是希望根据作业的情况,更有针对性的讲课。“只有学生交作业了,我才知道他哪有问题,这样针对性特别强,以点带面把全班同学都覆盖了。而没写作业的同学根本不会意识到哪个会是重点,高考可能也要考,可能全班都丢一分,差这一分就是一千人……”她说,看到孩子们自觉性差,她比任何人都着急。7月6日上午,2020年高考的前一天,她还在为10几名学生进行答疑解惑。“这个是函数和导数的重点,每年几乎都要考的,我讲过不止一遍了,他们还是有人不知道。”李靖敏一早起来就叫家人搬来了电脑,她半躺在电脑前,手悬空着,将2016年至2019年高考中,所有关于这类函数和导数相关的题型抄了下来,发给了同学,一一进行讲解。“高考题高明在哪?就是又有陷阱,又有提示!只有懂得方法,细心的孩子才能看到,我就一道题一道题给他们看,让他们做,再给他们讲……”李静敏说,在抄这几年真题的过程中,因为手臂悬空,酸的不行,中途歇了好几次,每当再次举起手,胸口都会有撕裂的感觉,“但是这是最后的机会了,我不想因为我的问题,让孩子们错失人生的机会。”李靖敏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在这个特殊的考前冲刺期里,老师和学生不能见面,但又联系紧密。老师随时在线答疑,也会像往年一样到各个考点外为孩子们加油、祝福。李靖敏老师说,这次自己不能去考场,对于一些学生来说,高考之后,她教的数学,各种公式定理也要从生活中渐渐远去了。但她还是希望,自己教给大家的不只是应对考试的知识,更是面对人生的方法。她说,当老师觉得责任挺大的,其实有的时候一个孩子,因为老师的一句话,可能就给他在人生的路上能铺一个更好的台阶。“当有一天我的学生不再学我的数学了,我的数学课给学生留下的是什么?我想留下的是学生在以后遇到具体问题时,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思维方法和策略。其实数学里有很多有哲理的观点,我跟学生说,要学会了这个,以后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可以用数学的思维方法去解决。”本文地址:http://www.bjptk.cn/shehui/16163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