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新闻
  • 体育新闻
  • 科技新闻
  • 旅游资讯
  • 罗永浩:如果你看我温和了那是没看到我内核依旧坚定,艳星彭丹

    发布时间: 2020-06-23 16:35首页:主页 > 科技新闻 > 阅读()
    罗永浩一开场就抢了主持人的位置。「我觉得你那个位置挺过瘾的。」他看起来很享受面对镜头主导对话的感觉。距离他宣布进军直播电商,已经过去了整整三个月。在这之前,疫情期间闲在家里的罗永浩甚至感到中年危机的逼近。「忙起来就好了」他在直播电商里找回了感觉。又是一个全新的行业,罗永浩再次成为行业里的新人。对他而言,「最好玩的」就是这种逐渐从新手变成老手的过程,他能明显感到自己的进步。与此同时,直播电商作为一个新兴的行业,本身也在不断地迭代发展。与以往不同的是,主播罗永浩并没有在工作里掺入太多的「个人意志」,「我们卖的是别人的产品,」他对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说,「你可以理解我们是服务性质的。」但每次帮助客户提高了销量,他都会特别有成就感。目标再一次定在了「东半球最好」。罗永浩想做自有的品牌,这会让他有更多产品上发挥的空间。他还在准备一档脱口秀形式的娱乐节目,这是能「最大程度地出圈」的方式。「想要改变世界的罗永浩」,这是 B 站 UP 主影视飓风的 Tim 给罗永浩的最后一个关键词。「只能说这个愿望比我这辈子任何时候都更强烈了。」罗永浩并没有把目光从科技行业挪开,他紧紧盯着下一代计算平台,说起 VR/AR 会给世界带来的改变,罗永浩精神振奋,侃侃而谈。罗永浩:开始我对这个事还有一些误解,没有发现他的价值在什么地方,总是觉得形式的话,早期从业人员方法上都是比较粗糙的。所以我对形式本身不太感冒,但后来花了点时间研究一下,觉得还是挺有价值的,所以就尝试搞了一下。罗永浩:就制作形式上。因为它这个形式本身是在网上,比较草根的形式,制作方法也比较粗糙。包括今天很多成功的头部主播,观感并不是特别好在一开始。再加上有相当比例的主播会用比较江湖的、比较油滑的强调来做销售的话术,我对这种是比较戒备的,所以刚开始第一观感不是特别好。罗永浩:是,但是克制本身不一定是成熟,他可能只是一个策略。天身招黑体制。随便说点什么都有人黑,很奇怪。这两天我夸了理想汽车,又冒出很多人说是不是拿了钱替人说好话,还有一些做汽车评测的,觉得我要动他们的熟悉的领域。我始终觉得我是正常的,他们是不正常的。影视飓风:技术方面我觉得其实直播有一个挺大的痛点是,用户进来时间是不一样的,你怎么样能够让大家迅速知道你到底在干嘛,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觉得这是技术层面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罗永浩:对,就是整个行业还是比较早期阶段,能提升的空间非常大,这也是好玩的地方,因为如果它非常成熟,我们再进来就不好玩了,也没机会了。罗永浩:形式上我再补充一点。形式上,等疫情彻底过去了以后我们会弄一个大一点的直播间,现场带观众直播,因为我们团队,我的个人经验都是现场出来的,所以我对着摄像头就兴奋不起来。罗永浩:是。因为我所有的经验,这不是说别的原因,就是我以前教书和做演讲出身,所以我所有经验都是现场经验,然后到了演播室里对着摄像头就很难受,没回馈。然后还有一个,刚才说到内容,内容呢,形式上我觉得我们做到了 60 分,内容我们现在觉得还是不及格的。因为这个东西到底应该怎么做,我们每天都在修正自己的意见,修正自己想法。所以内容我今天真的不敢多说,但是我们有好几个尝试的方向正在慢慢试。然后我估计能做到 3 个月以上,可能就能到 80 分、90 分这个样子。罗永浩:其实那个也是最好玩的部分。等到你调优到了 90 多,基本上没有太多进步空间的时候就开始不好玩了。张鹏:当年你做手机的时候,你很在意「我怎么理解这件事」。但我看你刚才说的,没有特别多个人的想法。罗永浩 :因为我们卖的是别人的产品。不是我们自己的产品,所以你可以某种程度上认为我们是一个服务性质的。所以在这件事里我个人的意志在产品上是没有体现的,所以我们只是想怎么把选品做得好,然后再把它更好的形式呈现出去,所以这里面不会掺杂太多我个人意志,但是未来如果我们自己做自有品牌,大家一起来,那在产品上还会体现很多我的想法。罗永浩:其实我也不知道说这个是不是合适,你们如果花心思去看几场别人的整场直播,其实大大小小翻车是非常多的,但是一般来讲的话,做生意的人碰到这种情况都是低调处理,含糊掩饰过去就行。也不是说我多高尚,是因为我们所谓粉丝群体,特别事儿,我们只要有一些东西应对的不是足够高尚,哪怕只是正常,他们都会表现出这个失望,罗哥你变了,还有什么,反正就这些东西。所以我们会特别的小心和战战兢兢。罗永浩:其实他们严格意义上不是我的粉丝,我以前在演讲里也讲过这个道理,他们跟我有一些相同的理念和价值观,他们作为做生意转化变现的粉丝来讲是特别劣质的粉丝。罗永浩:商业的价值很大,很挣钱,因为一个晚上的销售额动不动就是两三千万,然后利润率有百分之十几,这个行业基本都差不多,几个头部差不多的都是这样的一个比例,所以还是很赚钱的。罗永浩:看从哪个角度,从收入挣钱的角度肯定是这个好。我就说收入吧,收入好,带来一个问题,就是锤子科技六年里好像只有不到 10 个月是正现金流,剩下全是在亏的,所以团建就成了一门硬功夫,就是你怎么带着一个亏损了五六年的团队,去做团建、吃饭、喝酒,打气,还能让他(她)相信明天太阳还会升起来,所以这个是特别考验管理层的。但是现在做直播电商,因为它第一天就是盈利的,所以我们根本不搞团建,发红包就完了。罗永浩:比如说我们出了问题时候的处理方式,就还是跟这个一脉相承。没有什么太多变化。只是对他们这些人,我有什么想法?我就觉得很对不住他们。在我做企业之前,我做的绝大多数事情还都是比较顺利的,所以他们跟着我,因为有相同的理念,走到一起以后,我总是给他们很强的爽感,就是解气嘛。比如说打个西门子,说打就打了,打的西门子哭爹叫娘,他就解气,反正类似的事情很多。可是到了做企业,因为我水平有限,所以在这块一直在摸索和一直在狼狈的走,所以他们就没那么爽了,这个是我很愧疚的地方。张鹏:我觉得做人做事有时是一回事,有时又是两回事。事能不能成,可能有很多的充分必要条件,人是什么样,是你自己决定的,所以罗老师的意思是这方面做人没改,这点是不变的。罗永浩:我自己的想法是,多年以来大家说我是脱口秀演员、相声演员,这都是扯淡嘛,我一天也没有做过。多年以来,这事儿对我来讲是一个感情很复杂的事儿,但是我现在就准备再勇敢的走出这一步,我们准备在一个大一点的平台上做一个正经的综艺节目,就是一个脱口秀节目,可能先是季播,后面有可能做成是周播的,现在正在组建团队。罗永浩:还有一个我想说的是,我们之所以决定做这个事儿,不是说做这个赚钱,做这个赚钱远不如做直播电商,但为什么要做这个呢?是因为我们讨论到一个问题,就是说如果我们想做成中国最成功的直播电商主播,那我还要扩大我的影响面。我的家乡延吉市今天的人口也就大几十万,我当年在那儿的是应该是 30 万人口。这么一个小城市,1949 年以来,我可能是这个城市出来的人物里……最知名的之一嘛。但是我回到我的家乡去,没有任何人在任何时候在街上认出我。所以我想实验一下,然后故意往人多的地方伸了伸脖子,露了露脑袋,还冲着另一个朋友故意喊了一嗓门「对,我是罗永浩!」,结果都没人认得我。所以我们内部很冷静、很清醒地说一定要破这个圈,要出圈。最大范围的出圈一定不是别的,就是做娱乐行业相关的,才能最大程度出圈,所以我们决定做这么一档节目。这个一定会有,以前好像是姜文,说过中年心理危机只有两个解药,第一,生孩子,因为动物本能嘛,生完孩子以后注意力就转移了,自己就不重要了,这个能解决中年心理危机,一直到老年系列危机。第二,要忙起来,一忙你就把这事给忘了,等到你反应过来,也就差不多该入土了。所以基本上就是这么两个解药。我中间因为疫情,不是休了一段时间嘛,我发现我就中年心理危机来了。然后现在因为直播电商又忙起来了,我就感觉各种身心健康,各种愉悦。张鹏:下一个,「假如时间倒转」。这个问题听起来就很沧桑,我估计他们大家想了解的是,毕竟你带我们经历过非常波澜壮阔的岁月,跟着你一起跌宕起伏,也其实挺令人兴奋的。如果回到那个时候,有没有什么是你留恋的?或者是你想改变的?罗永浩:做锤子科技的六年,最怀念的就是做产品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每天一上班无论是在软件部门,还是在工业设计部门,还是在硬件研发部门,有的时候一个产品会连续开 7、8 个小时,但是没有人觉得过去了 7、8 个小时,那个感觉还是非常怀念的。当然我也不太沉浸在这种东西里面,因为我还年轻,还年轻。我们做直播电商这件事儿赚了钱,然后合适的时候又有机遇来的时候,我们还是会回去做产品的。你刚才说怀念那个时期的什么,主要就是这个。然后还有就是时间倒转的话,可能能做得好一点的,就是我们那时候做锤子科技过于理想主义了,以至于中间有一些能实实在在,在非产品这件事儿上能赚到钱的一些商业机会,其实被我们无视掉了。如果那个时候抓住那些机会,至少能让公司早期的创业元老们财务上会有一个比较好的回报。还有就是,回顾过去的话,都有一系列的愚蠢决定,那些东西如果再来一遍,会处理得好很多,这个是难免的。张鹏:还有一个大家挺感兴趣的一个问题,很多人会觉得锤子这么一场之后,肯定特别伤人。想当年,很多人会觉得罗老师一直是东半球最怎么着的,一直都是……罗永浩:愈合能力强,我没有为这个事儿额外付出努力,我以前为这个事儿得意过,后来发现我就是抗压能力特别强。影视飓风:现在有很多,尤其是今年的毕业生,他们其实还是挺困惑的,我也遇到很多,就是说该怎么样进入这个社会,尤其是像今年这种没有毕业典礼什么的,大环境也是这样。罗永浩:我觉得第一呢,没有那么糟糕,很多人现在因为迷茫。当你自己处境不好的时候,你会过分悲观的去描绘这个东西,还有就是人们对现状不满的时候,会过分美化过去。这一句非常深刻的话不是我说的,是 U2 乐队主唱波诺说的一句名言。第二,毕业的时候,大学生迷茫其实是常态,像你(Tim)这样从读书的时候就有一个特别感兴趣喜欢的东西,然后毕业了会一直一直做,这个是幸运。罗永浩:非常少,大部分人是毕业的时候即使学了一个专业,学的很好,他也是迷茫的,不知道想干什么,这个是常态。15、16 岁就目标清晰地知道这辈子想干的什么,那都是非常不正常的。所以我觉得反正就没有必要,我觉得年轻的时候没想好干什么就先玩几年也是好的,因为我年轻的时候就没想好干什么,我就玩了几年。罗永浩:在亚洲社会里,如果我劝别人我还是劝他不要那么锋利好,因为像我被黑成这样还能活的这么茁壮的其实是小概率事件,所以他们还是不要那么锋利的话会安全很多。影视飓风:但我有时候也会有一种感觉,好像很多就知道你是软柿子,就喜欢捏你,那我觉得这时候就必须稍微有一点态度。罗永浩:对,但是你温和但是坚定嘛,不要锋芒毕露,这是两件事儿,你还是温和,但是如果有人要欺负你,你就给他亮一下爪子和牙齿,让他知道就好了。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