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新闻
  • 体育新闻
  • 科技新闻
  • 旅游资讯
  • “岗哨”模式引争议墨西哥会是下一个“震中”?,卤制品

    发布时间: 2020-06-29 10:42首页:主页 > 国际新闻 > 阅读()
    截至6月23日,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已超过900万例。而拉美地区累计确诊病例排前四位的巴西、秘鲁、智利、墨西哥四国的病例总和达180多万,几乎占到全球确诊病例的五分之一。而墨西哥还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疫情“震中”。墨西哥作家富恩特斯(Carlos Fuentes)曾经说过:“死亡对勇敢懦弱、富贵贫贱、英俊丑陋的人都一视同仁,人人都要面对另一个世界的未知。”在疫情肆虐的时刻,当我们将目光转向墨西哥,这句话顿时增添了别样的意义:在新冠病毒面前,平时汲汲以求的许多东西都变得毫无价值了,唯一无法逃避的是对另一边的未知。这里的另一边既可以指已故者的世界,也可以指病毒的世界。人类很渺小,我们未知的世界还有很多。对于墨西哥人而言,他们此刻最大的未知是什么时候能迎来疫情的拐点。墨西哥总统洛佩斯(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6月21日言之凿凿说“最糟糕的时刻已经过去”,墨西哥疫情已经进入平台期,不久后就将逐渐下降。但6月22日的疫情数据却并没有支持总统的说法。截至6月23日,该国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8万,死亡人数突破2万,日均新增确诊也在5000人上下,并没有好转的迹象。而且,根据拉美通讯社(AIL)的消息,随着即将到来的雨季和寒流,新冠病毒很有可能会与登革热和流感在墨西哥混合爆发(syndemic)。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UNAM)的教授庞涩(Samuel Ponce)认为应该至少准备5000万支疫苗来防止多种病毒的交叉感染,这对于财政已经捉襟见肘的墨西哥而言无异于是天方夜谭。相反,为了恢复经济活动,墨西哥政府推出了“安全复工计划”(Regreso Seguro),让各地根据自身具体情况来决定复工程度。下面我们以蒂华纳为例来观察一下墨西哥式的复工复产。蒂华纳(Tijuana)位于墨西哥版图的西北角,是一座美墨边境的海滨城市,观光旅游业是这座城市的支柱产业。一方面,阳光、沙滩和美食是蒂华纳闪亮的名片;另一方面,毒品、卖淫和黑帮也是这座城市真实的组成部分。从疫情开始至今,蒂华纳已经有1586人患新冠去世。但就在6月21日,蒂华纳所在的下加利福尼亚州卫生局局长里克(Alonso Rico)表示最近一日蒂华纳新增确诊仅5例,可以逐步解封,让许多失业的当地人看到了黎明的曙光。根据规定,从这周开始蒂华纳的上百家餐厅可以恢复30%的产能,博物馆、商场和教堂也再度开门,但工作时间只有平时的25%。之后,健身房和沙龙将可复工到平时营业时间的50%。城市中心俱乐部Las Pulgas的门前又挂出了“正在招聘”的牌子,穿着黑色制服的高大保安又出现在店门口,让人感受到了复苏的气息。《圣迭戈联合报》采访了这家俱乐部的经理,发现虽然还没有正式演出,但是演员们已经开始回到剧场排练了。所有的店铺都急着开门营业,因为前段时间的封城严重影响了他们的生意。蒂华纳还有一些重要的边境加工企业,专门对美出口,如今美国对墨西哥的边境封锁令还没有解除。无论是服务业还是加工业,想要真正复苏都离不开美国顾客。蒂华纳是一个缩影,墨西哥这样的地方还很多。旅游业为墨西哥提供了1100万个就业岗位,是大部分沿海城市的支柱产业。而今年第一季度,旅游业收入仅为去年同期的6.3%,数十万家酒店不得不关门歇业。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墨西哥的复工复产透着一丝绝望的气息。上周坎昆的月亮宫酒店迎来了为数不多的几个游客。酒店方面除了列队欢迎之外,还邀请了墨西哥民俗玛利亚奇乐队(Mariachi)为游客们接风助兴。在旅游业这条产业链中,上游的酒店集团尚且如此,下游的小摊贩、服务生和街头歌手的悲惨生活就可想而知了。唯一因祸得福的是墨西哥沿海的自然生态。科学家们首次在墨西哥湾沿岸发现了会发光的浮游生物,据推测这与人类活动的减少有一定关联。为了支持复工复产,墨西哥政府逐步放弃了“封城”,改为采取“岗哨(centinela)”的抗疫模式。所谓“岗哨”模式就是不进行大规模核酸检测,而是发放调查问卷,通过问卷获取的信息来计算假设模型,推断感染人数。不得不说这一模式非常新颖,在其它拉美国家,甚至世界各国都很罕见。但至于有效性,就必须画一个大大的问号了。墨西哥媒体透露,以此方法推断出的感染人数为现在确诊人数的八倍,不由让人背脊发凉。对于“岗哨”模式,墨西哥国内医学界的争论就非常激烈。墨西哥国家流感应对委员会的负责人马西亚斯(Alejandro Macías)认为,最好还是以实际核酸检测结果为准,“岗哨”模式用在全球流行病上并不合适,也不准确。泛美国家卫生组织主任埃提内(Carissa Ettienne)也认为只有进行真正的核酸检测才是正道。但是墨西哥疾控中心负责人加特尔(López Gatell)坚持认为在墨西哥进行大范围核酸检测在技术上很难做到,首先就没有那没多检测试剂,其次核酸检测试剂的可靠性也存疑。他说,通过小范围检测加上大范围问卷调查,可以将误差率控制在2-3%。“岗哨”模式从2006年开始在墨西哥推广,在防控季节性流感上确实发挥了比较好的作用。但是此次新冠疫情与流感有本质不同,医学家们对流感已经非常了解,能够设计出有针对性的问卷发放到易感染地区。但对新冠病毒的传播和特点目前全世界都还有很多未知的地方,很有可能许多生活在传播病毒地区的人并没有机会填写“岗哨”问卷,造成大量的防疫盲点。就在大家为“岗哨”模式争执不下的时候,哈佛大学一位名叫Eric Feigl-Ding医学博士发了一条石破天惊的推特。他研究发现,墨西哥核酸检测的确诊率高达56%,也就是每两个人检测,就有一人以上是阳性。这样的确诊率已经大大超过了峰值时期的马德里和纽约,因此他推断,墨西哥很有可能是目前全世界潜在实际病例人数最高的国家之一。Feigl-Ding博士在推文中大声疾呼,他要为墨西哥哭泣。这条推文发出后在墨西哥社交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有人认为他揭露了真相,有人认为他危言耸听。Feigl-Ding博士是哈佛大学公共医学院传染病专家和经济学家,是美国科学家联合会会员,美国新冠应对委员会成员,在《柳叶刀》等期刊上发表多篇论文。从推文发出者的专业履历看,他并没有为了吸引注意力而危言耸听的必要。更有可能的是这是他通过研究数据而得出的独立推断。考虑到墨西哥在疫情上升期依然力推复工复产和“岗哨”模式,这样的结果并非不可想象。如果被他不幸言中,拥有1.23亿人口的墨西哥势必将继美国、巴西之后成为下一个疫情的“震中”。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